#
#
三湘综治网 > 政法园地 > 文苑艺海 > 正文
潘里桥时光
发布时间:2018-10-25 10:48:08 编辑:陈义

秦朝丞相李斯出生于今天河南省驻马店市,这也是我的家乡。今年,该市考上清华、北大的学子就有近三十人。看来,这还真是个人杰地灵、人才辈出的地方。五十二年过去了,在家乡潘里桥度过的近20年时光,始终缠绕在我的心头,令我无法忘怀。

我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,兄弟姊妹6人,父亲去世的早,我家的生活过得尤为艰辛。那是个政治挂帅的年代,以工分衡量劳动价值。我们兄弟几个年龄小,没有劳动力。一年到头往往倒欠生产队的钱,不仅如此,就连口粮都很难保证。我的母亲一年才喂成一头猪,还养了几十只鸡,供我们读书和日常开销。那时,很少有新鞋子穿,常常光着脚。偶尔有远房的姑妈给我做一双新鞋子,我舍不得穿,以至于晚上睡觉时抱着新鞋子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。望着我家家徒四壁的三间茅草房和几个男孩子,有邻居曾经摇着头感叹:他们家里男孩子会有一两个打光棍的!母亲因此常常叹气:要是你们兄弟四个人人能娶上媳妇,住上瓦房,那该多好啊!我们兄弟都娶上媳妇,住上瓦房,是当时母亲最大的梦想!

1978年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我的家乡。1981年,我们村开始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,我们家分到了10多亩地。我的二哥和绝大多数农民一样,把满腔热情投入到自己家的土地里。精耕细作,像伺候自己孩子一样伺候自己的庄稼。联产承包到户的第一年,我们家就生产了1万多斤小麦。我们家“口粮难”的问题彻底解决。家里第一次圈了两个又大又圆的新麦圈。新麦上圈的第一晚,我的二哥兴奋的在麦圈上面打地铺睡了一晚。再后来,随着“农业税取消”等各项惠农政策陆续实施,亿万农民不仅得到了不少实惠,而且真正放开了手脚。二哥、二嫂加入了“打工哥”“打工嫂”的队伍,钱袋子渐渐鼓起来了。刚刚打工的第一个春节,二哥、二嫂打工归来。吃完晚饭,二哥从腰中间解下缠在身上的一个丝光袜子,开始数他们一年辛辛苦苦打工挣来的血汗钱。一万多块钱!乖乖!长这么大,我们家第一次有了这么多钱!我清醒的记得,二哥、二嫂当时流下了眼泪。当然,流下眼泪的还有我的老母亲。

四十多年来,我们家和大多数家庭一样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兄弟四个都娶了媳妇,生了孩子。我的大哥盖了三栋楼房,买了二台小汽车。我的二哥不仅在老家盖起了漂亮的四合院,而且和我的四弟一样,在城里买起了电梯房。我和四弟通过高考,当上了国家公务员。我自己更不必说,从住单位的办公室开始,接着参加了单位房改,分到了福利房。今年,儿子结婚,我和爱人省吃俭用,又给儿子买了一套电梯房。这一切,都大大超出了我母亲三十几年前的梦想!

今年,我91岁高龄、已经当上太奶奶、并且每月还有老年津贴领取的老母亲又有了新的梦想:现在日子太好过了,我要活到100岁!我想:随着国家的不断强大,社会的不断进步,老百姓的一天比一天富裕,母亲要活到100岁,那还真不是个事!我相信:潘里桥的时光和其他地方一样,一定会更加斑斓多彩!(作者:株洲县商务和粮食局 张盘龙)

相关阅读

图文推荐

要闻关注

特别推荐

综治联播